xml version="1.0" encoding="gbk" 第 5 页 - 谁说我们要分手? - betway官 - www.keysight-china.com
betway官 > 谁说我们要分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她们的父母长期在海外工作,几乎一年只能见到一次,姊妹两人从小就是由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爷爷在她高二那年过世,而姊姊又因为工作的缘故较少待在家中,家里只有她和奶奶两人相伴,但她不想让奶奶操心,只好请工作中的姊姊临时跑一趟学校。

  她并不是问题学生,在求学生涯中几乎都是优等生,只是成绩好不代表同侪关系也好,爷爷是退役军官,向来教导她不哭不闹,面对任何事情都要冷静对待,年纪渐长后她才注意到自己过于冷静成熟的性子在同年龄的学生里特别突兀;爷爷也教导她不能说谎,因此她对于事实向来有话直说,但这种性格在同学眼里只是难相处。

  姊姊虽然和她同时被送到爷爷奶奶家照顾,但姊姊那时已经到了念小学的年纪,而她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爷爷的教育方式造就了她与姊姊截然不同的性格,可她从来都不觉得冷静、直接有什么不好,也没有要改变自己去配合他人的意思。从小到大,老师最常给她的评语就是:人际关系有待加强。

  到了高中,和从前一样,她仍与班上大部分的同学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当然也有特别看她不顺眼的同学,不过她早已习惯,从来没把那些人的挑衅放在心上,与此同时,也遇到了少数主动与她交好的朋友,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她和高中三年唯一的朋友在毕业后没多久就断了联系。

  她还记得事情发生的那天,是个要热不热的天气,令人烦躁——

  “不好意思,我是韩深雪的姊姊。”事情发生的那天,韩霏霏逼不得已丢下工作,风尘仆仆赶来学校处理妹妹的事情,打开教官室的门时还微微喘着气。

  原本一脸苦恼的教官和导师,脸上莫可奈何的神色稍微舒展了些。教官早先已经在电话中大致向韩霏霏叙述过事情的经过,现在再次不厌其烦解释了遍,“韩同学和白同学在走廊起了争执,有不少人都看到是韩同学先动手打人,把白同学的脸都打肿了,幸好及时被经过的老师拉开才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可是韩同学坚持自己没有错,说什么也不肯道歉。”

  韩霏霏看向衣着整齐的妹妹,再看看右脸颊微肿、头发和制服都有些凌乱的白同学,她眉心紧拧,看来事情不好处理,白同学这副狼狈的模样太像、太像受害者了。

  “深雪,你为什么要动手打人?”不是质问,而是询问。

  不是她刻意偏袒亲妹妹,但比起从未相处过的人,她当然更相信相处了近二十年的妹妹,妹妹比她晚出生了八年,几乎是她从小照看到大。虽然是亲姊妹,妹妹的性格却和她大相迳庭,冷冷淡淡、不争不抢,鲜少主动与人攀谈,相对地,也绝对不会主动与人起争执,也许在他人眼里妹妹简直孤傲到了极点,可她认为有个性没什么不好。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